面对这一首要污染因子 “长江大保护”有了新命题

时间:2019-10-09 02:54       来源: 陈东
导读:在“共抓大保护、不搞大开发”的主旋律下,长江经济带流域治理迎来了新命题:总磷污染。随着传统经济发展模式对长江过度索取,一些地方在沿江地区密集布局高污染产业,这其中也包括了“三磷”企业。面对这一首要污染因子,2019年长江水质治理仍将面临诸多挑战。

  在接下来的两年里,长江经济带生态修复再次迎来新关键词:“三磷”治理。在5月底的生态环境部例行新闻发布会上,生态环境部生态环境执法局局长曹立平曾表示,力争用两年时间全面摸清“三磷”数量。而在2019年,黄磷企业环境整治将成为先手棋。
 

  “三磷”,即磷矿、磷化工企业、磷石膏库。在两部委此前联合下发的《长江保护修复攻坚战行动计划》中,便明确提出要推进“三磷”综合整治。而在长江保护修复八大攻坚战的8个专项行动中,启动沿线“三磷”企业排查整治位列其中之一。除了对历史堆场进行整治,沿江多地还将严控增量,严禁新增涉磷生产企业。
 

  在长江流域,迄今已超过COD(化学需氧量)和氨氮的总磷,成为全流域的首要污染物,而“三磷”问题是导致长江上游区域总磷污染的重要原因。另据公开资料,迄今“三磷”企业共计超过800家(个)。这其中,分布在江苏、湖北、湖南、四川、重庆、贵州、云南等7个省市的磷肥产量合计占到全国近8成的总产量。
 

  以2017年为例,彼时仅在重庆、四川、贵州、云南及湖北的长江流域,总磷超过地表水III类标准的河流断面的数量就已近60个。且流域中上游磷矿石开采多在喀斯特地区,渗漏特别严重,地下水系纵横交错,很难准确掌握地下水流走向。但实际上,磷又被业界视作非常宝贵且用途广泛的不可再生资源。
 

  通过梳理2019年前4个月长江流域污染指标后,环保在线小编发现仅在同一时期,总磷、化学需氧量、五日生化需氧量、氨氮、高锰酸盐指数仍处于长江水生态环境污染因子前列。如下图所示:


 

  但在这五大污染指标中,与氨氮指数逐月下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,自2019年2月起总磷的超标断面个数便开始大幅上扬,2019年4月接近30个,占比达到26%。

  在水环境管理司司长张波看来,造成长江流域“三磷”超标离不开农业面源污染与长江流域水生态日趋严峻的现状,尤其是极易导致中上游等局部区域污染。诚如在农业面源污染方面,公开数据显示,2015年的全国化肥施用量就比15年前增长超过43.69%。此外,地方政府监测评估缺失也成为磷超标排放的重要因素。
 

  而在历史欠账较多与磷刚性需求提升的背景下,如何破局“三磷”问题?生态环境部印发《长江“三磷”专项排查整治行动实施方案》,对这一困扰长江生态修复的作出具体安排。排查工作通过5个阶段,精准锁定“三项重点”,指磷矿、磷化工和磷石膏库。具体如下图所示:

  通过上述分步骤、抓重点专项行动,总体要求是2020年年底前,对排查整治情况进行监督检查和评估,并根据评估结果分别实施“一企一策”的处理措施。争取利用两年左右时间,基本摸清“三磷”行业底数,重点解决“三磷”行业中污染重、风险大、严重违法违规等突出生态环境问题。由于客观上整治难度较大,情况较为特殊,磷石膏库的整治方案则需根据实际情况再予以确定。
 

  相关负责人指出,未来长江流域将通过“强化源头减量、过程控制、末端治理、综合利用”等一系列组合拳,采取有针对性的管控策略与治理措施实现取缔淘汰一批,达标改造一批,规范提升一批,确保总磷污染得到有效防控。